如果爱不是那么横冲直撞

阅读君 阅读 2018-12-26

我哥30多岁了,自己都是爸了,如果他一不小心理了一个平头,后果是不堪设想的。

我爸我妈会像挽救失足青年一样,跟在他背后,语重心长地、反反复复地、苦口婆心地论证为什么他不适合理平头……

从厨房讲到客厅,从卧室讲到书房,从院子里讲到大街上,直到我哥痛改前非,和平头一刀两断,诚惶诚恐地蓄长头发,老老实实地回到三七开的队伍当中才罢休。

同理,如果我一不小心自己买了一件衣服,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。

我妈早上会说:不是我说你啊,你买衣服的眼光实在不行。中午会说:千万不要再穿这件衣服了,真的是太土了。晚上会说:明天你不会再穿这件衣服了吧?

于是,在她不断的“旁敲侧击”下,我会垂头丧气地脱下那件衣服,把它放到衣橱的角落去。

我们只有两种选择:从,或者不从。

从,我们固然会由于生活受到别人支配而不开心,但是他们却会因为“掺和”成功而开心。反过来,如果不从,他们当然会因为“掺和”失败而不开心,而我们则会因为惹父母不开心而不开心。

这样算起来,从,会有两个人不开心;不从,则会有四个人不开心。孰好孰坏,一目了然。

可是这样做的后果是:我和我哥的个性受到严重影响。

多年以来,父母无微不至的“关心”和无孔不入的“照顾”,说白了,就是基于一个认识:你们不行。

一个人经常处于一种负面的心理暗示当中,个性和心理受到的影响不难预计:要么他会变得很紧张,为自己的每一个行为受到的评判或“潜在评判”而诚惶诚恐,这种紧张会使一个人真的变得“不行”;要么他会因为自己的“行”得不到承认而变得愤怒、压抑、暴躁。

就我自己来说,只要一和父母在一起,我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——和平日在朋友圈子里那个活泼开朗、机智幽默、爱说爱笑的我截然不同。

一见到父母,我的心理机制,就像一个遇到强光立刻关闭贝壳的壳类动物一样,自动把自己调试到一种很白痴、很蔫、很封闭的状态。

事实上,我们家的这些麻烦,全是“爱”给惹的祸——

如果我们把那种千缠百绕的责任、义务、权利、感情统称为爱的话。如果他们不爱我们,大约也不会这么无孔不入地“关心”我们的衣食住行;如果我们不爱他们,也不会在乎他们满不满意、开不开心。

比如,我从石家庄坐火车到北京。去火车站的路上,无意中向妈妈透露自己的手机钱花完了,新的充值卡还没来得及买。

“那怎么办?”妈妈说。

“没事,我到北京以后在街上买一个,火车站附近肯定就有。”

在一般的家庭里,这场对话应该就已经结束了。但是在我们家,不是这样。我妈太“爱”我了,她必须帮我解决问题。

她先给我爸打完电话,又给我哥打电话,问:

“她那个手机,在这边能不能买着卡啊?她是北京的手机,是不是非得去北京买卡?”

然后到了火车站,妈妈在站门口走了,我在火车上等开车。不一会儿,妈妈打来一个电话:

“我买到一张卡了,你记这个号啊,×××……”

周围很吵,我手里又没有纸笔,听都听不清她说什么,终于在忙乱之中记下了那个号码。

过了两分钟,妈妈又打来一个电话:

“现在你再记这个号啊,我一共买了3张卡,×××……”

我忍无可忍,提高了音调:“妈你别忙乎了行不行?我求求你了!”

“好好好,那就这样吧!”她挂了电话。

于是,接下来的3个小时里,我心情恶劣。

是的,她是对的,她不过是想为我做一点事,结果我却不知好歹朝她嚷嚷。

我郁闷地坐在火车上,反思自己的态度,胸中涌动着一种复杂的情绪:其中1/2是内疚,为自己的不懂事、粗鲁、身在福中不知福;另外1/2是愤怒,对她的愤怒,为她又一次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我放置到一种自我否定、自我唾弃的情绪当中而愤怒。

如果我们仔细地观察这个案例,会发现我惨败在我妈手下,主要是因为她用了两个招式:

一是“强迫给予法”——就算她给予的不是你需要的,就算她给予的是使事情化简为繁的,她毕竟是出于爱而在无私给予;

二是“愧疚激将法”——由于她所给予的,往往是使事情化简为繁的,你必然会采取一种推推搡搡的态度;在推搡的过程中,往往会出现用力过猛的情况;用力过猛,对她造成伤害,你只好感到愧疚。

人们习惯于歌颂爱,赞美爱,仿佛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了爱,事情就好办了。

事实是,这个世界上的很多“问题”,恰恰是“爱”引起的。“爱”这种情绪,一旦横冲直撞起来,一意孤行起来,结果往往是鸡犬不宁。

私下里,多少次,我暗暗希望父母不那么“爱”我,能在兢兢业业地爱我的同时,打个盹,偷个懒,走点神,这样我可以趁着这会儿工夫,在他们的视线之外,自由地奔跑。

暂无留言(0)
返回
欢迎光临
本站公告
没啥好说的,欢迎你的光临! OK,就这样! 一些文章均来自于网络! 请自行阅读!
经典名句